Natsu喵

【Evanstan/ScottChace】共话纽约心 篇五(看Evans兄弟如何吃掉一对好基友)

每天都在掐手指等太太更这篇呜呜呜太甜了!!F局长太太的每一篇文都炒鸡稀饭,剧情啊人设啊简直像把我所有的萌点都戳遍o(*////▽////*)q

F局长:

篇一  篇二  篇三  篇四






五.


 


我们在打车前往的途中弄明白了事情的原委。


Chris刚完成上一份工作,这次算是私人行程,想同Scott在纽约小聚。结果一位合作过的制片人发来Party邀约,去参加也是出于人情考虑。


【局上的人不熟悉,Chris喜欢热闹又怕尴尬,所以就叫上你们,他在纽约的朋友不多。】


我过于受宠若惊,没想到紧紧两次见面,遑论一次还是通过视频,竟然有幸荣登“大明星朋友”的名单,以至于多年后才惊觉“在纽约的朋友不多”这句话能有多见鬼。


总之当时,我和Sebastian兴冲冲地分别套上彼此最能入眼的一身行头拦了出租就奔赴邀约,和Scott将要会面的尴尬之情则在我下车看到Evans兄弟两的那一刻才迟钝地反馈到脑海。


 


Chris Evans,我不知道如何描述他,因为对方的打扮实在一言难尽。他的头发变成了极浅的金色,大概是因为工作需要,还有了刘海,发梢略长,穿了一件褪色T恤,低腰牛仔裤上的帆布皮带拖了很长一截,裤管上还有一个大破洞。他蹬着拖鞋小跑过来,一把抱住了Sebastian,用力程度甚至将后者的双脚从地面上微微拔起。


我悚然,给了Sebastian一个挑眉,对方回我一个噘嘴,默契地交换完彼此的思想。


【你和这鬼佬明星混那么熟了?】


【我也才知道啊。】


 


Scott站在他哥哥的身后,看上去正常的多,蓝色T恤加灰色的工装裤。我的尴尬快幻化成人形给上自己一刀了,我要怎么说?


嘿,伙计,你看上Seb了,没事,这就把他提溜过来了。


别生气我说的话,Sebastian就在你面前,你现在买束玫瑰给他,我也不多说一个字。


Scott却没给我这个机会,等到他的哥哥把Sebastian抱够了,他单手揽过了小混蛋的肩膀往别墅里走,“好久不见啊Seb。”


我灰溜溜地跟在后面,萧索的摸鼻子。


 


Party是那种我和Sebastian在八卦小报和社交网站上见过的标准式演艺圈轰趴。靓丽惹眼的姑娘们,擦肩而过的脸熟但叫不出名字的小明星,更多叫不出名字的经纪公司和幕后人。Chris是一等一的明星,一进去就被围了个彻底,我和Sebastian识相地溜到吧台去讨酒喝,顺便欣赏泳池边姑娘们的俏丽身姿。


然而享受了不到十分钟,死孩子就来打搅我的兴致,“你和Scott是很严重的问题么?”


我戳Sebastian的脑门,有些用力,在他眉心之间点出了红红的一个小圆,提示他这个问题现在是我的禁忌。


九点钟方向有个穿黑色套装的棕发姑娘,深色皮肤配灰眼珠,正和身边略微矮一些的圆脸女孩儿聊天。我准备上前搭讪,但是一个人未免唐突,那个圆脸和Sebastian挺般配,于是我拽了混小子的胳膊奋勇向前,才迈出两步,Chris Evans突然挡到了前面,幸好我的神经元够灵敏,硬生生将一句“别打搅老子泡妞”压了回去。


Chris的拖鞋和他牛仔裤上的破洞太相得益彰,他抓了一把头发,“Seb,带你去认识下几个制片人好不好。”然后脑袋转向我,“Chace也来啊。”


原来今晚的“受宠若惊”之旅才刚开始。


 


我承认和Sebastian私下没少讨论过Chris。大部分时候我担当那个挑错和找茬儿的角色。Sebastian则相反,最后通过对Scott的旁敲侧击进行论证。


例如因为Chris有漂亮的脸蛋和肌肉,所以一定是个头脑空空SAT上不了千分的白痴,结果Scott出示了仍旧被他们的母亲所珍藏的足以进入全国5%的优异成绩单。或者由于他的星途过于顺遂,在人情世故上总有薄弱,然而Sebastian能用一打新闻报告或者是粉丝爆料来佐证Chris在为人上多么谦逊和有礼。Chris也很爱开玩笑,却也善于掌握分寸,于是又练成了一门独家绝技,幽默。


我喜欢幽默的人,Sebastian乐呵呵的开口说,他嚼着开心果,把自己弄的像只仓鼠。我算是瞧出来了,在我好友的心中,Chris Evans大概是完美的。


然而此时,当Chris Evans引着我和Sebastian,就像一个最值得信任的班主任引着两个局促的第一次报道的转校生,迎着所有人疑问和质询的目光,同那些经纪人、制片、导演打招呼时,他简直在我眼中闪闪发光了,他就是完美的。


我和Sebastian机械的,结巴的不断介绍自己,从裤袋里掏出名片递出,感谢我们都已经养成了演艺圈生存第一法则的习惯,时刻带好自己的名片。Chris在一边拍我们的肩膀或者揉脑袋。


“嘿,这是Sebastian,一个和我合作过电影的好小伙子——”


“Chace,他出演的那部片子,你知道的,刚结束,收视率非常惊人不是么——”


若不是场合不允许,我一定热泪盈眶了。


等到终于结束一轮寒暄,我早就大汗淋漓,甩着衬衫领口退到一边呼吸新鲜空气。


“你出了好多汗。”


我抬头,Scott站在我身前,掏出一张纸巾展开按在我的脑门上,纸巾因为汗水粘腻在那儿。我吐了口气,将那白色的一片吹起来,


“我快紧张死了。”


我们互相瞧了一眼,嘴角裂开一条缝。好吧,就像迪士尼故事永远的结局,斑点狗Scott和沙狐Chace再次和好了。


但是和好不代表之前的问题不存在,我磕磕绊绊地开口,“你,你瞧,Seb在那儿——”


Scott扶额,“你始终不明白我为何生气对吧?”


我从侍者盘中取了一杯酒掩饰自己的茫然。


“我知道你不恐同,甚至明白你支持我。你只是没在人生中遇见过一个货真价实的同志而已,所以不明白怎么和我相处,这不是你的错,当然也不是我的错。”Scott用手指挡住我的酒杯,我望着他的蓝眼珠觉得汗流的更厉害了。


“Chace,除了性取向,我和你们一样,我是个正常人,所以你能把我当做一个正常人相处么?”


我立刻点头,“你再正常不多了。”


Scott笑,用手指弹了下我的酒杯,“现在喝酒吧,伙计。”


 


等到泳池旁开始第三轮钢管舞表演时,Evans兄弟决定离开会场了,当然顺捎带上我和Sebastian。作为司机的Scott只喝了调味果汁和碳酸饮料,剩余三个则没有什么责任心地喝了个酩酊大醉,尤其是Chris和Sebastian,我跌跌撞撞地爬上副驾驶时,他们正抱在一起侧卧在后座。


“干脆去我的公寓,打地铺,睡沙发都可以。”Scott看着我们三个皱眉头,我明白他没有耐心和精力折腾三个醉鬼,趴在座位上用点头代替回答。


我们在半路停了一下,Chris和Sebastian互相搀扶着对方的胳膊下车吐了一回,上车时Chris显得清醒了些,至少会自己纠正安全带了,我从后视镜看到他抱着Sebastian,像抱着一个特大号洋娃娃,小混蛋喝过酒的脸和嘴唇都红的不像话,睫毛很长,在脸上打下重重的阴影。


Chris的下巴戳着Sebastian的侧脸,说实话他们离的有些过近了,我盯着后视镜,一股说不出的怪异感觉涌上来,似乎某个奇怪的念头就要破茧而出。


“老哥,检查下你的头发上有没有呕吐物。”Scott突然开口,我的注意力重新被拉回,闭眼靠回了椅背。


 


Party结束几天后的某晚,Sebastian神经兮兮地挤进我的卧房,我正窝在被窝打游戏,觉得他像条碍眼的卷毛小狗,用脚掌将他推离到我一米外。


Sebastian的嘴角可怜兮兮地垂着,


“我明天有个试镜。”


我抬了抬眼皮,“好事伙计,怎么了?太紧张了?”


试镜这码事是你经历了无数回仍然无法大方说我已经麻木了的。敏感的神经是优秀演员的天赋,你需要秒速打碎原本的神魂,进入到另一个个体世界。


“是有些紧张,”Sebastian支支吾吾。我的手指仍旧在屏幕上飞快移动,将腿抬高用脚尖戳他的肚子。


“因为是上次的Party,就是Chris带我们去的那个,一个经纪人今天打电话推荐我这个角色。”Sebastian盘腿坐到地上,“是Chris介绍的机会,所以不想搞砸。”


“任何一个机会都不能搞砸,伙计。”我纠正他。


“当然,但是我不想给Chris丢脸。”Sebastian说的义正言辞,像个才被老师表扬的乖学生立誓那般,“我不想让他失望。”


“别让你自己失望就好。”我继续纠正他,他垂下脑袋,我没有深究,“试镜几点开始?”


Sebastian歪脑袋,“四点。”


我皱眉,明天的拍摄任务让我无法陪好友同去,我眼睛盯着屏幕伸出一只手摸他的脑袋,“试镜结束给我发讯息伙计,然后我们去吃大餐。”


他立刻笑的眼睛眯起来,仰头蹭我的掌心,“吃牛排吗Chace。”


“当然!”我赢下一局,翻下床去抱他的脑袋。


 


然而第二天,在完成当日份的拍摄时我仍未接到Sebastian的讯息,待到我妆发都快除完,对方才来电,絮絮叨叨地说了些试镜的片段,然后说今晚不回来吃饭。


“Chris,Chris说和我去吃牛排。”


“什么?”我正从头发上拔下最后一个假发片,“哪个Chris?”


“Chris Evans。”


“他没回洛杉矶?”


“他说还在休假期间。”


“他怎么知道你试镜?”


“我发了讯息感谢他,”即使隔着电话,我也感觉到Sebastian又开始紧张了,“毕,毕竟是因为Chris才有了这次机会,所以是要说谢谢的,但是他太友善了,说可以陪我来试镜,然后一起用餐,别怪我放你鸽子Chace——我只是想同他请教一些经验。”


我怎么会怪Sebastian,恰巧可以空出时间来约和我眉来眼去了好一阵的女配角。


“回见伙计,好好玩。”


 


“没想到我没泡上女配角,Chris却泡上了Sebastian,这不公平。”


我的丈夫正在衣柜前检视他的宽松内裤,表情严肃地像检阅士兵的长官,对我的抱怨视若无睹。


“所以原来那一阵你在泡Janet来着?是这个名字么?”Scott回过头对我笑。


我翻白眼,“为什么这种事你总能记那么牢。”


“简直刻在我的大脑皮层上了。”Scott接着说。“Chris不是为了泡Sebastian才陪他试镜的,他对朋友亲力亲为,就是那样。”


过了那么多年,我依旧是挑错和找茬儿的那个,“所以试镜完毕后的烛光晚餐也是对朋友的态度?”


Scott先是咧嘴想笑,准备和我嘲弄几句的模样,却紧接着皱起了眉头,我噤声,明白自己提到了什么不愉快的记忆。


他们在分手前的最后一餐也是在烛光之下,Chris Evans这个该死的家伙,我最好朋友的爱人,他浪漫绝顶,曾经让Sebastian和他在一起的每一秒都像是浸泡在蜜糖里——所以那次分手几乎击垮了他。


Scott过来摸我的脑袋,“Chris永远不想伤害Seb。”


“我知道,当然我也不介意再次带着棒球棒去洛杉矶找他。”


 


TBC




这篇应该会分为上下两部,第一部是Chace的视角,第二部则是seb。Seb目前仍是初入社会的简单个性,他会越来越依赖Chris(但是是否是好事?),而Chris他真的很喜欢Seb,因此会很宠爱他(这部就想让CE好好疼对方),然后他们会经历一些阵痛。




以下两人真的很操心吧。




评论

热度(383)